湿舐伤痕——读李迎兵《雨中的奔跑》乱想 - 最新动态 - 作家李迎兵 - 商通宝 -北京百姓瞭望台

作家李迎兵

主营:文化书籍

湿舐伤痕——读李迎兵《雨中的奔跑》乱想

来源: 发布日期:2013-08-10 01:14:39 浏览次数:46
分享到:
湿舐伤痕——读李迎兵《雨中的奔跑》乱想作者:孙助

1、 见到李迎兵的肉身,是在《失忆》的看片会上。我跟人说,他像中年的小招。这个意象如此深刻,乃至看他的小说时,常常走神。

2、 他的小说和他的脸,满是风雨和墙壁的痕迹,就像墙根下不被人待见的陈年瓦罐,是古玩么?有价值么?能卖得出去么?衣着讲究的人阅读他的小说,一定要小心,那里面可能会飘出一枚枫叶,可能会掉出半块砖头,更大的可能是抖搂一身土。

3、 他在硬扛,吃力不讨好地硬扛。当然除了硬扛也没有别的退路。无论主动还是被动,他都是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石头滚不下来,他也推不动。就像一个定格的长镜头,导演忘了说停。

4、 不知是追逐,还是逃亡,他始终诚实地、无奈地奔跑着,路人甲会以为这是一个傻X。他在少年和老年之间变脸,他在幼稚和城府之间徘徊,他在爱与性之间死去活来。总之,他在打转,一个漩涡接着一个漩涡,沉不下去,也浮不上来。他不在乎别人是否也在这条河里趟浑水。

5、 屏幕上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另一部小电影《倒立》里。李迎兵全裸着,倒立着,迎着朝阳。这个动作充满了无能的力量,我因此联想起《红旗下的蛋》,可惜没有把整部片子支撑起来。这不能怪他,他更适合在文字的雪地里,当一个撒点野的人。

6、 他的那份爱和“二”,让他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弃儿。他坚持的小说理想,对别人来说,可能就是长袍马褂——无论你怎样颠三倒四、蹲裆劈叉,也只是“成龙演武侠,下班得回家”。

7、 和李迎兵是同龄人,那段历史,太熟悉了,几乎感觉不到新奇。莫非新奇完全来自陌生?恐怕不是,《动物凶猛》和《黄金时代》,都曾令我怦然心动,如同男主角李迎兵第一次见到女一号宋歌。

8、 他来自小地方,是个小文人。贫寒孑然的半生过去了,却始终向往史诗。对么?不对么?有人问他,小说能当老婆过日子么?他大概说的是:小说不乏高潮,平时不招我烦。

9、 可以看出他在叙述和文字上的用心用力,达到了令普通读者晕头转向的目的。素材的罗列也接近了犀利哥的混搭境界。有时玩得太开了,让逻辑和语法很生气。

10、    如果画一个坐标,在空间的横轴上,我无条件地站在李迎兵一边,因他和我身边的多数朋友一样,都在苦逼死守;在时间的纵轴上,我只能站在文学艺术的一边,这东西没有情面可讲,就像我们喜欢喝酒,而它是酒本身。

11、    我们的心还活着,可文学死了。或者,完全相反。

12、    如果这篇文字,你看不太懂,不能怪我,我模仿了李迎兵。


  • 成立时间:1998-05-09
  • 经营模式:商业服务
  • 所在地区:北京
产品分类
产品搜索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迎兵 作家(男)
  • 手机:13671302566
  • 电话:010-65401808
  • 传真:010-65401808
  • 查看详细地址
@201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