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密码》书评:爱上爱 - 最新动态 - 作家李迎兵 - 商通宝 -北京百姓瞭望台

作家李迎兵

主营:文化书籍

《狼密码》书评:爱上爱

来源: 发布日期:2013-08-10 01:11:18 浏览次数:75
分享到:

                      ——解读李迎兵长篇小说《狼密码》  作者:李亚飞(吕梁市电视台)

         据我所知,《狼密码》的出版几经周折。李迎兵正蜷在自己的书桌前,看书或者夜不成寐。在《狼密码》创作的深入阶段,李迎兵同样蜷在自己的书桌前,夜不能寐。刘渊在离石得知结发娇妻遇害的消息,更是夜不成寐。这样一些夜不成寐的情形,古今无不同。左国城众将士手起刀落力战马下冤魂,众污吏九转曲肠营苟草菅人命,两千年大秦都焚书坑儒,数十载红小兵恃物斗勇,清初祸言“日月”满门九族,新纪元禁言锢语殃及池鱼……时代如此雷同,同样古今无不同。基于以上古今无异的生存状态和时代剧集,用艺术形式还原历史实相就成为一种可能。


事实是,李迎兵用他汪洋恣肆的想象力为我们呈现了一幅一千七百多年前群雄割鹿中原的场景。时代从不刀下留人,只有那手执毛笔的书记员们,抄写着皇帝的圣经,这才是让人深深恐惧的源头。真实与虚假之间的存留,只有时间是最好的刽子手。所以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在破败的茅草房里,翻阅层出不穷的《山海经》;我们依然能就着雪天的微亮,察知潘金莲或者辛十四娘的风情;再或者是,我们依然能在虚假繁荣的市场中,保有对一个人、一件事深深的眷恋,这是事件本身自带的完备属性,与时代无关,同样与血盆大口无关。


李迎兵长篇小说《狼密码》(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叙写了公元300年左右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家常便饭般的反朝廷事件。值得叙写的原因,笔者猜想只有一个:事件发生在孕育作家成长的土地上。不妨设想这样一幅画面:乌发纷飞的李迎兵站在刘渊的三进院宅子前,或者是风尘仆仆的皋狼邑,左国城,千年村或者刘王珲山,耳边传来纷乱嘈杂的马蹄声、呼喊声,传来单氏、小沅的娇喘,传来利刃封喉的明锐,传来滚烫的鲜血倾洒微尘的声响,传来狼谷中,一声又一声毛骨悚然的动物嘶鸣……这一切,活生生呈现在眼睛的正前方,呈现在脚下这块绵延不尽的土地上。如此,叙写的欲望伴随着恢弘的历史大钟,敲开了新一番不可抑逾的冲动。

短篇小说《渊的女人》应该是《狼密码》创作的最初蓝本。三年前的十月,离石城区东郊30里外的千年村,一帮当地的各种家们受邀去那里采风创作,李迎兵赫然其列。在《狼密码》中,我们能看到作家对这片土地怀有的深情,这种深情经过多年的缄默无言早已化作生命的自然属性,早已成了作家身体的一部分:


千百年来,吕梁山总是以不屈的姿态缄默着,一言不发。它从昏睡的夜晚醒来,总是继续和太阳对峙着。芸芸众生的情感也一起淹没在这种巨大的缄默不言里了


我们未尝不能说,作家的缄默,正是笔下不言的文字,正是在此立而不言的形态中,正是面对自然造化的战栗无言中,获得了最深重的故土的爱,同样的,也把这份爱寄托在沉默的精神对峙里。


众所周知,创造一个独具个性的小说人物难度之高。再难则是,在读者对某人已知的认识下,再去添加人物个性的元素。后者难度无异于在人类痛感十二级——分娩过程中加入爽的元素。换个说法就是,我们虽都未曾有分娩经历但也能感知疼痛。现在李迎兵笔下的刘渊想让读者接受就有了这样一种分娩中享受的难处。窃以为,这种叙写本身就是作家对自身的超越——究竟要叙写还是要迎合——这是个问题。撇开先说文本。


《狼密码》的引子部分写了三个人,小沅,刘和,刘聪。这种安排极具刘渊性格的代表性——刘和胆小谦和,代表性格中的懦弱;刘聪胆大包天,生性残忍,代表狼性的凶狠残酷;小沅美艳非常,又代表刘渊柔软的一面。如此,人性和狼性交替——狼性发作,刀下神鬼不留;人性肇始,天性柔弱爱美。人物的左右矛盾与精神斗争,正恰恰昭示了时代产生的多元化人物,也为整个时代的悲剧埋下伏笔。


生在乱世,这是命运的不幸,也是命运的召唤。刘渊流淌着匈奴最正统的血液,身兼显贵而尊崇的地位,贵族的生活习性以及思维方式,造就了他高高在上的精神气质——人是绝不会依附另外一些人心甘俯首称臣的,尤其是男人,尤其是匈奴种族这些过惯了自由生活的男人们,则更是如此。乱世中要担当一个王者的角色与责任,刘渊要做的便是,屯兵砺马等待机会——一支兵精马壮、训练有素的队伍、一个宫廷倾轧八王涣散的时局、一根可有可无刻意制造的引线,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颗想要改变世界的雄心。而这所有的种种,李迎兵在文本前期就做足了铺垫,如此也应了千年国人所讲究的成事条件:天时,地利,人和。我想,除了先天的历史成相以外,其中不少情节也包含了作者的一种童年约定。比如臭椿和刘渊父子比试打水漂的技艺、狼谷中众狩猎者舞枪弄棒打狼之景象、顶拐拐等场景,都有明显的个人主观情绪渗透其中。


   叙写历史小说的难度还在于,在众可查知的历史情形下,将人物性格更水乳交融的交付历史,交付那个独一无二的时代。李迎兵独辟蹊径,将现实主义和感性解读融为一体,试图寻求人与人之间的某种精神感应;将人物结局和现实进程进行了跳跃式文本写作,试图体现一种自省自知反刍式的理性态度;将诸多乡俗、文化、个人生存体验融入历史,将人物命运交给时代,将人性和狼性同时从时代中遴选笊出,则更加野心勃勃的想从历史的角度去赋予人物性格多元化,赋予它们存在的价值与更为广博的爱的意义。


从人的角度而言,善良悲悯与残忍血腥并存于一体。人皆有爱美之心,又绝难免有实现英雄情结的勃勃野心。野心的实现往往伴随着生理心理蜂拥而至的双重快感,所以虚无的爱美之心就充当了野心下的牺牲品。乱世中人如蝼蚁命如草芥,暴虐而残忍的统治者们为一己私欲,不惜将兄弟出卖,爱人转赠,更不惜将他人的命轻易葬送。可耻的欲望伴随着狼性不断生长不断膨胀,将别人推向死亡的同时也将亲人和自己推向了命运的深渊。李迎兵却独怀悲悯,在《狼密码》文本的前面这么写道:


任何生命,一旦永远消逝,无论他生前多么美丽,多么辉煌,也将毫无价值,毫无意义。……每次战争都会有无辜者丧生,却依然改变不了世界的真面目。


而在文本的最后,时间进入全新的世纪,李迎兵坚定而决绝的不再回望逝去的历史,业已不再撰写满目疮痍的时代,只单单怀了满腔的赤子之心,怀了纯净的观望之心,怀了严肃的审视之心,写下了以下的话:


在这个星球上,千百年来人类为争夺资源自相残杀,最终导致玉石俱焚的命运。现代人类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累计付出数以千万计的生命。今人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一定会更加热爱生命,也更加热爱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生命价值高于一切的理念,正是基于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上苍总是以一种神秘之力在庇护着所有的生命和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更重要的是,还有一种人间大爱,也在一直维系着尘世的所有一切,也由此永续着人类绵延不绝的根脉与香火。


我们看到的,正是作者对生命体单纯的赤诚之爱,对整个人类文明发出的深切思考和普世情怀;正是一个有担当的作者所包含的历史责任与爱的呼唤;正是《狼密码》在爱心与野心二者之间做出的理性决断,也正试图冲破人性中狼性的桎梏、冲破历史的牢笼,以此告诫和抚慰人们,唯有爱,唯有那顶成熟顶不自私的爱,才是人与人之间和平共处、相互尊重、理解、热爱生命并获得终极关怀的途径,也唯如此,才是维持生计和获得爱最根本的条件。


回到古今无不同的现实中,我们便能得出一个众所周知的结论:在中国做一个艺术家要冒太大的风险。因为艺术家的殚精竭虑简直太多一方面要构建真灼的历史又要躲避历史的虚伪,一方面要躲避现时代的虚伪又不免迎合市场化馋涎,再一方面,要直面精神的诉求和灵魂的盘剥,要面对黑压压的生存现实,要在左右顾盼中流连生辉,要脱离标识的共性走向极端个性,要顾及市场的情绪以及参差不齐的观众对祖上的辱骂,更要融入市场获得共性的抬举和厚爱。在市场化演绎的众多个性文本中,一些迎合市场迎合观众迎合口味的伪艺术品披挂张扬着艺术的外衣,愚弄着市场、观众和自己。倘不自知,也定要受到市场的冲击、侵蚀和腐败,这才是些披肝沥胆的真作需要真正扛鼎的意义。 


  • 成立时间:1998-05-09
  • 经营模式:商业服务
  • 所在地区:北京
产品分类
产品搜索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迎兵 作家(男)
  • 手机:13671302566
  • 电话:010-65401808
  • 传真:010-65401808
  • 查看详细地址
@2013-2014